从政治文明的视角看参政党的建设

2008年05月14日 19:11:54 发布者:文福安

 2005年,中共中央颁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这是继1989年《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 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之后的又一个多党合作的纲领性文件。这份凝结着中共政治智慧、体现着各民主党派意志的文件,有着诸多理论创 新,其中一点就是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重要内容。参政党的建设是坚持和完善多党合作政治 制度的重要环节,这就要求我们从政治文明建设的这个更高的视点来审视我国的参政党建设的问题,这一方面是理论的要求,要求我们理性地分析目前参政党建设中 的理论和认识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实践的需要,要求我们发掘中国特色政党制度作为一种政治存在所具有的特点和优势。

    一、政党制度文明是政治文明建设的核心

    1844年11月,马克思在《关于现代国家的著作的计划草案》中首先使用了"政治文明"一词。这一概念为我们思考和分析政治问题提供了一个 独特的视角。2002年,中共十六大提出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任务,把它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目标,并进一步将建设 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与坚持中国特色政党制度结合起来,明确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党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 明,是中共在政治理论、政治思维方面的重大创新,对于我国的政治发展和政治建设具有深刻的理论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进入 了一个新的阶段。

    那么,什么是政治文明呢?所谓政治文明,主要是指人们在获取、运用和影响公共权力,以进行利益分配的政治过程中的文明状态,包括政治理念 (意识)文明、政治行为文明和政治制度文明。政治文明是个由三维结构互相依存构成的有机整体。其中,政治意识文明是政治文明之"魂",是政治制度文明和政 治行为文明的精神指导;政治行为是政治文明之"形",是政治意识和政治制度作用于环境的活动,也是政治意识和政治制度的具体体现;而政治制度文明则是政治 文明之"绳",是政治意识的规则化和条文化,是政治行为的具体规范。

    在政治文明的三维结构中,政治制度文明是政治文明的最终表现形式。作为政治文明的一个子系统,政治制度文明应包括根本制度文明、基本制度文 明和政治体制文明。根本政治制度文明反映了特定历史阶段的政治文明的性质,是国体的反映和表现;基本政治制度文明表明特定的政治形态的本质特征,表现了国 家的基本政体结构。政治体制文明就是政治组织的构成系统和政治组织运行的规则系统的进步状态。政治体制和政治运行机制能否健全和完善,直接关系到政治制度 的本质能否实现。如果说根本和基本政治制度文明是政治制度文明系统中的"硬核心",那么政治体制文明则是这一系统中的"保护带"。前者较为稳定,后者可以 且应该根据形势的变化适时作出调整,使之更好的维护基本政治制度,并与之保持良好的协调状态。

    任何国家的政治文明的性质都是由该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政治制度决定的,其文明程度高,那么,该国的政治文明程度就高。因此,根本政治制度文明和基本政治制度的文明程度往往成为人们判断整个政治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尺。

    在我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民主制度、民主监督制度和司法制度等都是从中国国情出发,通过不断实践和探索取得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成果。

    在当代政治制度文明的建设中,政党制度建设是其中的核心内容。政党是到了近代资本主义社会才出现的政治现象,政党的出现本身是人类政治文明 发展的重要体现。在奴隶制、封建制时代,君主和少数官僚支配了社会的一切政治权力配置,在政治上没有建立民主机制的可能性。只有在由封建王权政治走向民主 政治的过程中,才产生政党这个民众与公共权力的中介。是近代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建立的议会民主制和权力制衡制度,开创了政党和政党政治。有了政党和政党政 治,才有了政党制度。政党制度的出现,既是对封建专制的否定,同时又是民主政治的发端,它体现了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新阶段。

    政党政治不仅是民主政治的产物,也是民主政治的实现形式。没有政党的桥梁作用,单个公民就无法充分实行民主权利。政党可以集中反映它们各自 所联系与代表的特定阶级、阶层、群体或利益集团的意志与利益。通过政党间的竞争机制与监督机制,可以调节政治权力之间及其与公民权利和自由之间的关系。

    正因为政党政治是民主政治的实现形式,所以,当今世界各国的民主政治主要表现为政党政治。政党政治成为民主政治的普遍形式。时至今日,政党 和政党制度已存在了400多年。当代已进入政党政治的时代,在世界各国,政党掌握政权并在社会政治生活、国家事务和政治体制运作中处于中心地位。全世界除 了20多个情况特殊的国家和地区外,有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行着政党制度。

    在实行政党政治当代,政党制度是当代政治制度的核心内容。政党制度包括一个国家的各个政党在政治生活中所处的法律地位、政党之间的关系、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关系、政党与社会的关系。在政党政治时代,政党制度建设必然成为政治文明建设的核心内容。

    二、参政党是政党制度创新的成果,是对世界政治文明的贡献

    参政党是中国特有的政党概念。其基本内涵形成于建国初期,而在概念上、理论上甚至法律意义上的明确界定,则是20世纪80年代末。

    参政党是中国政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中国的封建历史中曾出现过"朋党"、"党祸"等现象,但这与近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和政党现象在实 质上相去甚远。直到近代中国被迫纳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传统的、封建的政治文明的皇权理念、秩序受到冲击并逐步瓦解,"君子不党"向开放的政党合法化转 型,才有了中国近代政党的萌生。1905年,孙中山创建"同盟会",成为我国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开始了我国政党制度艰难曲折的探索和实践历程。辛亥 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颁布了具有资产阶级工人和国宪法性质的《临时约法》,全面照搬西方的议会政治,并允许人们结社组党,结果一时出现政党丛生的局 面。但随着袁世凯刺杀宋教仁,解散国民党,取消国会,恢复帝制,民国初年多党议会制宣告失败。民国初年的多党制,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第一次尝试。相对封建专 制而言,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也是中国政治发展和政党制度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但其最终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实行一党专制,独揽国家一切权力,推行"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极力排斥工人阶级、农 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并对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实行排斥、迫害和镇压政策。蒋介石一党独裁,最终导致了政治上的孤立、经济上的崩溃和军事 上的失败。历史表明,在中国实行排斥其他党派的一党专制,是违背历史潮流和人民愿望的,同样是行不通的。

    中国特色政治文明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密切相关。先进的知识分子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与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专制统治进行了坚 决的斗争。当日本帝国主义入侵、国共合作的又一次失败,国内阶级力量走向"两个极端化"的时候,一些小资产阶级民主人士为了争取"和平、民主",抗日救 国,在国共两党之外成立"第三党",并逐步形成民主党派。中国共产党以其理论指导的科学性,实践斗争的坚定性和卓越才能,最终赢得了全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 派的信任和拥戴,成为中国政治文明发展的领导党;各民主党派在与国民党反动派反复较量、比较和"第三条道路"的失败中,最终与中共政治并轨成为接受中共领 导并与之亲密合作的参政党。

    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大陆取得了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的主导下,组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中国共产党成为 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党。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通过的《共同纲领》和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者以"工人 阶级经过自己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实现对于人民大众的国家及其政府的领导"的表述形式,明确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亦即执政党地位。在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 党后组建的第一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中,有将近半数的领导成员来自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中央人民政府63名委员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占 31名;在中央人民政府6位副主席中,有3位是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务院4位副总理中,有2位是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政务院下属机构的93名负责人中, 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有42名。这实际上已经形成了执政党与参政党的格局。遗憾的是这种格局在一段时间内曾遭破坏。为了从制度上保证民主党派与共产党的合 作地位,中国共产党1989年12月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第一次给这些参与国家政权和政府管 理的民主党派以"参政党"这样一个法律和政治上的明确定位。"参政党"的定位表明民主党派不是在野党,也不是反对党,是合法参与国家政权的党,是执政党的 合作党;同时,这些党与执政党又有区别,它们参加政权,参与政务,但不是参与执政,更不是联合执政。"参政党"的概念的提出和界定是中国政党政治发展实践 的总结和理论、制度的创新。

    按照西方传统政党理论,以主要政党或居于垄断地位的政党的数目和掌权方式为根据,把各国的政党制度分为多党制、两党制和一党制。中国的政治 体制决定了中国不可能有西方式的反对党,但也不是和不能只有一个惟一的党。中国的政党制度根本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多党制或两党制,也有别于一些社会 主义国家实行的一党制。中国共产党的多党合作这种独特的政党制度创造了世界政党制度中的一种崭新类型。因此,"参政党"概念的提出和确定,创造性地解决了 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和现实政治问题,使中国的多党合作制度和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的理念获得了理论层面和逻辑层面上的说明和支持。参政党是中国人民民主革 命政治经验和政治智慧的结晶,也是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重要成果。

    三、政治文明的发展对参政党建设的挑战和要求

    但是,作为一个政党,参政党确立和发展的历史必然性并不是其现实合法性的惟一根据。当代政治发展和政治文明的进程给我国特殊的政党制度提出 了严峻的挑战。市场的全球化,使政治发展也必须置于世界视野来审视。从政治文明发展的世界视野来看,必须要正视民主"第三波"带来的冲击。20世纪70年 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增长和科技革命的发展,世界范围民主化的浪潮正在兴起。对此,西方的一些学者称之为近代以来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称为"第三 波"。"第三波"始自1974年的葡萄牙民主运动,兴起于大批第三世界国家实现了民主化的转型,随着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而达到高潮。亨廷顿在其 所著的《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中集中表现了西方学者对"第三波"的看法。民主"第三波"对我国政党制度的冲击是个必须面对的问题。

    从世界政党政治发展的新趋势看,苏东剧变后,多党制在世界呈扩展势头。西方敌对势力把"西化"分化的重点转向中国,加紧向中国和世界推销西 方的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他们以西方政党制度为标准来评判其他国家的政党制度。民主"第三波"浪潮似乎用历史事实证明了:竞争型的多党制和两党制才是民主 政治的体现,一党制则与民主政治背道而驰。在政党制度方面,简单地把民主政治等同于多党制。在这种大背景下,坚持中国这样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的政党制度必 然面对着巨大的压力和严峻挑战。

    这首先是个理论问题,不在理论上解决这一问题,不利于实践中坚持中国的政党制度,更谈不上完善和发展这一政党制度。这要从政治文明的统一性和多样性的统一的角度来认识。

    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是统一性和多样性的统一。一方面,市场全球化使各个国家、地区的政治文明的基本价值目标具有一定的普适性,表现为不同形 式的政治文明的时代性、统一性;没有统一性,一个国家就可能失去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另一方面,对于一个具体的国家来说,民族性是其政治文明不可或缺的基 本要素。没有民族性,政治文明建设就失去了现实的可能性,不但不能顺利推进政治发展,反而可能导致严重的政治危机。世界各国政治形式的多样性就源于民族性 的多样性。在恩格斯看来,英、法两国资产阶级革命后在政治形式选择上的差异就直接与这两个国家的民族特性密切相关;而它们从各自民族特性出发所形成的发展 的政治文明都达到了在其社会条件基础上所能达到的应有水平。

    作为政治文明核心部分的政党制度,同样也是统一性与多样性的统一。一方面,文明的政党制度必须承载和体现当代达到的文明的政治意识和政治理 念,另一方面,又必须是与各个国家具体的历史和现实特性不可分割的政治发展进程的一个组成部分。一种政治模式的合法性和生命力,不仅仅在于它所体现的人类 民主政治的普适性价值,更重要的是它在融合各民族文化、历史传统、国情等要素的基础上所展现的普适性与独到性价值的有机统一。

    当代中国政党制度是世界政党制度多样化的具体体现,它具有民族性更具有世界性。这个制度不仅留有了中国"大一统"思想以及"和合"哲学理念 的痕迹,而且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下,把世界上"一党制"和"多党制"中某些合理的东西融入并吸收到这个制度中 来,经过民族的改造,使之发挥更大的优势。这个制度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起,在运作机制上不仅体现了公正,体现了监督和约束机制,使民主在更大的程度上得 到发挥,而且体现了效率,体现了集中与统一的运行效能,把人民的智慧和力量最大限度地凝聚起来,把人民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这个制度是中国人民的 伟大创造,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发展和创新,因此,这种制度必然是世界政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也是世界政党制度多样化的具体体现。

    在当今国际环境中,中国的政党制度要得到认同,既要在理论上论证这一政党制度的合法性、必然性、独创性,又要在实践中坚持和完善这一政党制 度,使之充分反映和体现民主政治的本质。其中,参政党本身就是体现民主政治普适性和中国政党制度独创性的重要内容之一,加强参政党建设,自然是社会主义政 治文明建设的应有之义。

    作为我国独有的政党现象的参政党的建设,不仅是回应世界民主化浪潮和政党制度变化带来的挑战的需要,也是中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建设和发展的内在要求,所以还需要把参政党建设置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建设的背景中来考察。

    我国进入新世纪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奋斗目标是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各方面都发生了新的重大变化的历史条件下提出的。 它不是一个孤立的政治发展过程,而是一个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多元互动、相互促进、相互协调的过程。新世纪,"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被确立为中国共产 党的指导思想,并被载入宪法,成为我国各项工作的根本指针和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成为本世纪头20年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奋斗 目标,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其重要内容;在总结我国现代化建设历史经验基础上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是指导我们抓住机遇、加快发展的 世界观和方法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各项工作都必须以科学发展观来统领;在我国社会变革中出现的新的社会阶层被明确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写进宪 法,成为新世纪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从巩固执政基础和完成历史使命的高度,作出了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重大决策,提出了构建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战略任务。在这种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在我国政治体系和政党制度框架内,通过加强制度建设,扩大各界人士有序的政治参与,拓宽社会利益 表达渠道,实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如何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牢牢把握发展这个 根本任务,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把各方面的智慧和力量都凝聚起来,为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与和谐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成为新世纪新 阶段多党合作面临的重大课题。这既是执政党面临的课题,也是参政党面临的课题。

    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中参政党建设的有利条件

    在当代中国,从政治文明高度来审视中国的政党制度,参政党的建设既面临挑战,也存在机遇和有利条件。从政治文明建设的视角来审视参政党建设的有利条件,也是认清参政党建设的生态环境的重要部分,是参政党建设的前提。

    首先,参政党作为政治文明建设的主体地位得到了明确的定位和法律的确认。

    在中国政党制度中,参政党是中国政治体制内的政党。中国的参政党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和政治地位。参政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重 要主体之一。2005年中共中央5号文件进一步确认民主党派作为中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政治主体的地位。文件肯定了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长期风雨同 舟、患难与共,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新世纪新阶段,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 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是进步性与广泛性相统一、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

    其次,参政党的建设受到了执政党的自主推动。

    2005年中共中央5号文件重申1989年14号文件确认的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关系格局,指出我国政党制度的显著特征是:"共产党领 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这一政党制度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同时也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一个独有特点:中 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有机统一。在中国政党制度下,作为中国政治文明的建设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政治主体--参政党的建设,离开中国共产党的支持, 是不可想象的。新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中,中国共产党与参政党的合作共事一度中断的历史事实也表明,参政党的建设如果没有执政党的支持,是不可能的,甚至 参政党存在的合法性都将成为一个问题。

    参政党的建设发展离不开中共的领导和帮助支持。中共要为多党合作营造宽松稳定、团结和谐的政治环境;要始终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 相照、荣辱与共"的多党合作方针,不断发展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之间良好的政治关系;从宪法的高度来认识和重视与民主党派的合作和协商监督,充分发挥民主党 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中共要为参政党履行职责创造良好条件。要逐步完善与多党合作相配套的各项制度、规定和措施,从整体上解决各个环节的可操作性和 实效性;建立健全多党合作运行机制,建立健全参政党工作机制。逐步实现多党合作的内容具体化,运行程序化,操作规范化。

    2005年的文件明确了中国共产党应该支持民主党派的建设,要求中国共产党要把支持民主党派的自身建设作为一项重要政治责任。支持民主党派 根据各自章程规定的参政党建设目标,按照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体现政治联盟特点、体现进步性和广泛性相统一的原则,以思想建设为核 心,以组织建设为基础,以制度建设为保障,把自身建设提高到新的水平。

    从中国政治发展的规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要求来说,执政党的自主推动是参政党建设的一个十分必要且有利的条件。这是由参政党的特殊性质、地位和在中国目前参政党自身的实际情况所决定的。

    另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实践为参政党建设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新世纪新阶段,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实践为民主党派履行职能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这包括法治环境的逐步完善、公民权利意识的不断强化、政治 参与意识的高涨,这些都是我国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的内在推动力。随着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的建设步伐的加快,参政党作为政治和法律上有独立地位的政党, 进一步发挥作用应在期望之中。这顺应了新时期我国政治文明建设不断发展对我国政党制度所提出的必然要求。

    五、适应政治文明的要求进行参政党建设

    在新时期新阶段,从世界视野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视角来看参政党的建设,参政党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政治主体,其建设必 须顺应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规律,体现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要求,符合中国特色政治文明建设的基本特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被历史和社会主义建设 实践证明是符合中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发展的政党制度,这个制度体现了我国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点,参政党的建设必须在我国现有政党制度的基本架构下进行。作 为政治联盟性质的政党,参政党的建设目标,就是要建设成为与中国共产党长期亲密合作、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

    中共中央2005年5号文件重申了参政党建设的基本原则:1、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的原则。共产党的领导是多党合作中的根本问题。加强参政党建 设,首先就是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提高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巩固多党合作的政治基础。2、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原则。充分发扬民主,是我国 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本质属性,也是政治文明的本质属性。参政党的存在和发展本身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体现,参政党的建设更要在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中发挥作用,推 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建设。3、体现政治联盟的特点。在新时期,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 的政治联盟。政治联盟的性质决定参政党的建设既要坚持一致性,高举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两面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要体现多样性和包容性,实行广泛的团 结,坚持一致性与多样性的统一。4、体现进步性与广泛性统一的原则。这是参政党政治联盟的性质所决定的。现阶段,参政党的进步性集中体现在各民主党派与共 产党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其广泛性则体现在其成员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和群体,参政党反映和代表着所联系的各部分群众的具体利 益和要求,包括新纳入民主党派政治联盟范围的知识分子中产生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的利益和要求。有了进步性才能凝聚广泛性,而有了广泛性才能实现进步 性。

    参政党的建设应围绕参政党的建设目标,体现和贯彻参政党建设的基本原则。把参政党放在政治文明的视野中,必须注意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参政 党的建设应借鉴世界政治文明建设的有益成果,但不能照搬别国的政治模式,在坚持我国的政党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这个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 展的道路。作为政党建设,参政党建设借鉴世界政治文明建设的有益成果,参考吸取政党建设中的有益成分,同时又不照搬其他政党的建设经验。中国共产党历来重 视党建设工作,在这方面的主要经验在于如何把政党建设的普遍原理与中国的社会历史文化的特殊情况相结合,把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本土化和具体化。参政党建设 应该积极探索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如何与参政党的历史传统和现实生态环境相结合,提炼参政党的基本理念。

    其次,参政党的建设必须要以思想建设特别是理论建设为逻辑起点。这里指的思想建设是广义而言的,包括理论建设和思想建设。思想建设是参政党 建设的核心。参政党的建设应以理论建设为逻辑起点。孙中山主张"政党以主义而成立"。江泽民同志指出:"理论思维的成熟是党成熟的标志"。理论是行为的指 南,一个没有理论指导的政党,是盲目的政党。在理论建设方面,中共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已经发展到了第三阶段,创立了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的系统的 党建理论。参政党要发挥政治文明建设重要主体的作用,也应借鉴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经验,加强思想理论建设,对一些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进行分析和概括,使理论创 新和实践发展相辅相成。

    参政党的思想建设重在科学的价值目标定位。中国政党制度的显著特点是: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前者是从政党之间 的关系来定位的,而后者则是从政党与政权的关系来定位的。这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本质,体现了我国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是一个具有巨大优越 性与强大的生命力的政党制度。在理论上科学把握作为政党的参政党的定位,要有"和而不同"的辩证政治思维方式,一方面,参政党必须坚持和自觉接受中国共产 党的领导,维护共产党的合法性权威,帮助执政党掌好权、执好政,与执政党共同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参政党 要通过思想建设,使所联系的社会政治成员对现有政治体系产生强烈认同的政治心理和政治思想,成功地把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社会力量吸取进政治体系。坚持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坚持多党合作的正确方向。这是中国传统政治智慧"和为贵"思想的体现。另一方面,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参政党必须坚持反映社会发展 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我们的意见建议,坚持"和而不同"。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是政治上的合作、政治上的参政议政,参政党必须有"政党"的特征和功能, "参政"必须是参与政治,协商必须是"政治协商",必须真正能够参与到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来,对国家的政权建设、大政方针、政治决策、政是国是发表意见、提 供建议、实现"参政协商"、"政治监督"。

    再次,参政党的建设要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建设的要求,进一步开发、强化参政党的政党功能。

    政党之所以能成为民主政治的载体,就在于政党是反映民意的工具,是连接"人民"和"政府"的"桥梁",并促使形成了以民意为基础的"国家意志"。

    我国的民主党派是作为社会群体的代表登上我国政治舞台并发挥作用的,这与它们的政治联盟性质并不矛盾。建国初期,各民主党派协商确定了各自 组织发展上的重点分工,即民革以原国民党党员及在职的旧公务人员的中上层为主,民盟以文教界的中上层知识分子为主,民建以工商业资本家及其代表人物为主, 民进以中小学教职员和文化出版界人士为主,农工以公职人员、与经济建设有关的中上层人员和医务工作者为主,致公党以归国华侨及与华侨有联系的人士为主,九 三学社是科学技术界的高中级知识分子,台盟的发展对象是祖国大陆上的台湾籍同胞。各民主党派在1983年、1996年针对发展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又重申了 以协商确定的重点分工范围为主的发展原则。民主党派作为反映社会群体的利益和要求的作用非常明显,具有鲜明的行业和职业界别的特点,承担着对社会群体利益 的整合作用。

    随着社会利益格局的变动,政治中的经济因素日益直接地显露出来,参政党成员参政议政的期望值逐步提高,人们越来越关注参政议政的利益效果。 同时,参政党利益表达和协调功能的复位对于执政党来说也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制的最大优势,就是在民主党派对特殊利益整合的基础上,执政党 能够实现统筹兼顾,使根本利益和特殊利益、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长期利益和近期利益都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实现。可以说,参政党利益表达功能的有效发挥,将有 助于中国共产党实现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目标。

    因此,当前参政党建设的一个紧迫任务,就是探索如何在拓展社会利益表达方面,使自己成为社会利益的整合器,成为民意的有效、有序、合法的表达途径。这是关系政治文明建设有效利用现有现成政治资源保持社会主义建设的合力,建设和谐社会的问题。

    参政党的建设是个系统工程,从政党建设的内容来说包括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度;从政党的内在结构来说,包括参政党与执政党的关系、参 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关系、参政党与所联系的社会阶层的关系;从政党的生态环境来分析,包括参政党社会政治环境、社会经济环境、社会阶级结构、社会文化环境。 可见,从政治文明的视角来探讨参政党建设,是个宏大的论题,以上的分析只是就几个方面提出拙见,难免挂一漏万,希望得到同道的批评和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