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范:加入民盟70周年的片断回忆

2018年02月22日 10:08:14 发布者:民盟北京市委宣传部

一、 我为什么要在19482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

抗日战争时期,我家在陕西逃难。1945年至1949年,我在陕西汉中地区(包括洋县、汉中)国立七中读书。那时生活极其艰苦,睡破庙地铺,食无肉,经常处于半饥饿状态。与此同时,国民党反动政府鱼肉百姓,一党独裁,镇压民主运动,挑起内战,使国统区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在国民党政府统治的西南、西北地区,民主运动高涨,特别是19464月和5月在陕西国民党特务杀害了《秦风日报·工商日报》联合版法律顾问、民盟盟员王任,又绑架民盟西北总之青年部长李敷仁;19467月国民党特务在民主运动高涨的昆明先后枪杀了民盟中央委员李公朴教授、民盟中央委员闻一多教授;194710月枪杀了民盟中央常委、著名教育家杜斌丞,国民党政府镇压民主运动行径暴露无遗。

19471027日,国民党政府指控“民主同盟勾结共匪参加叛乱”,“企图颠覆政府”,宣布民盟非法,“视同共匪严加取缔”。在如此严峻的政治形势下,更激起了我对国民党反动派的仇恨及对民盟各位先烈的敬仰。19482月,我在国民党统治区秘密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时年只有18岁。

二、 在《汉中日报》上发表文章揭露国民党政府的反动嘴脸

1949年初国民党政府的统治地位摇摇欲坠。在汉中的国立一中、国立七中、国立二十一中不仅无法正常上课,而且经常处于断炊的危险。胡宗南当局见死不救,却诱骗学生参加其反动军队打内战,为蒋家王朝卖命。在这个时候,我在《汉中日报》上发表了《陕南国中的命运——兼论当前学运之危机》,因此许多同学识破了胡宗南“假关心、真欺骗”的阴谋,纷纷脱离胡宗南学生纵队,但这件事同时也危及了我的人身安全,使我被迫逃离汉中(见国立七中校史144页)。这是我加入民盟后做的第一件实事。

三、 兰州解放后我积极参加民盟组织的各项政治活动

1949826日兰州解放,我与许多盟员一样欢欣鼓舞地迎接人民解放军进驻兰州,从此一个崭新的生活开始了。解放初期民盟甘肃省组织开始恢复活动,当时的名称是“中国民主同盟甘肃省支部临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是民盟中央常委、甘肃省交通厅厅长杨子恒。那个时候兰州市还未建立民盟组织,盟员直接归省支部领导。

1949年我被选派为民盟国立西北师范学院负责人,后来又被同学推选为兰州市学生联合会副主席兼学习部长。

1950年我出席了甘肃省第一次盟员代表大会,在这次会议上我又被选为民盟西北区第一次盟员代表大会的代表,那时我只有20岁,是这两次盟员代表大会最年轻的代表。在民盟西北区第一次盟员代表的开幕式上,民盟中央常委、西北总支负责人杨明轩同志把我介绍给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见面,彭总对我进行了亲切地谈话,使我受到很大鼓舞。

四、投笔从戎,走向抗美援朝的第一线

1950年,毛泽东主席发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民盟甘肃省支部负责人杨子恒召集各高校的青年盟员进行座谈,号召青年盟员积极响应。与此同时,兰州市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书记贺进民也找我谈话,希望我积极参加动员活动,并希望我带头参加。1951年初,我投笔从戎,走向“抗美援朝”的第一线。

由于我是兰州参干学生行军的副大队长(队长是兰州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书记贺进民),参干后我在《兰州晚报》上发表了《兰州参干学生行军报告》并进行了连载,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五、19526月我在部队又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我到部队后被分配在空军从事技术工作,因为我是一位盟员,部队领导十分重视。因为部队是禁止民主党派活动的,后来动员我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这样我就成为19482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526月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84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像我这样政治经历的人少之又少,也可能绝无仅有。

六、1979年恢复了我的盟籍,获得了新生

1957年我转业到国防科研部门,与我同在一个部门的钱骥教授(后被追授“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也是一位党盟交叉党员,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民盟成员是不可以在国防科研部门活动的,在“文化大革命”中却因我是盟员,却受到牵连,跌入谷底。

19651212日及1966130日,我先后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一概否定的态度是不对的》和《〈海瑞罢官〉并没有宣扬阶级调和》。因为反对姚文元批判吴晗,我被打成“反党分子”。其原因是吴晗是民盟中央副主席、北京市委主委,1950年在西安西北盟员代表大会上又受到彭德怀同志的接见,我又是盟员,因此落难。19781017日正式平反。

1979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统战部长乌兰夫同志的关心下,恢复了我的盟籍,我获得了新生。

七、在新工作岗位上砥砺前行

为了弥补我在“文化大革命”中损失的宝贵时间,我在恢复工作后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以外,至今包括《人民日报》发表的八篇文章在内,在中央及地方报刊发表了300多篇文章。参加过多次重要国防科研学术会议,参加编写了包括《当代中国的航天事业》《当代中国的国防科技事业》《导弹卫星大事记》《航天精神概论》《飞翔太空》等12本书,我的多篇论文获省部级一、二等奖。航天工业部为我记二等功,中国空间技术院为我记三等功,并获得从事国防科技30年“献身国防科技事业”荣誉证章及证书,以及从事航天事业30年荣誉证书和有本人相片的纪念品。1999年《张汝范文集》由北京科技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发行。1994年获国防科技委集体成果一等奖。

我在职期间写的《关于发展我国航天技术的建议》《我国空间技术面临的挑战和建议》《关于调整我国航天技术体制问题的建议》,分别受到中央领导赵紫阳、万里、方毅、张爱萍、李鹏的批阅,我的大部分意见被采纳,《导弹卫星大事记》有记载。

1984年我入党后晋升为高级工程师,局级干部,并担任研究院的新闻发言人。1992年根据统战工作的需要,我离休后又到民盟市委担任秘书长,北京市政协担任常委、副秘书长先后7年之久,为北京民主政治建设建言献策,受到北京市委及有关部门重视。

八、结束语

20182月是我入盟70周年的日子,我也88岁了。我的一生与民盟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是民盟先辈用热血和牺牲唤起了我的觉醒,使我走向革命道路;是民盟培养我从一个无知青年认识社会、爱憎分明的坚定立场。我在最基层单位从事盟的工作,我也是参加甘肃省、北京市、西北区及民盟中央代表大会的代表,前后经过几十年,可以说我一生与民盟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们要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活到老学到老,与时代同行,为实现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努力奋斗!

(作者张汝范系民盟北京市委原常委、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