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文奎:一本书,一个信仰

2018年02月22日 10:12:08 发布者:民盟北京市委宣传部

2004年,怀揣着梦想和一颗不安心的心,我应聘到了深圳电视台下属一个节目组工作。由于初来乍到,又无亲无故,书自然而然就成了我工作之余的亲密伙伴。那个时候,我租住在福田区八卦岭附近的一个旧小区,距离深圳图书大厦比较近,也仅有三、四个公交站的距离。因此,一到了下班时间,我便匆匆吃些东西,沿红岭路朝着位于深南大道上的图书大厦走去。

那段时间里,工作、生活的压力都不是很大。因而,让我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品读大量的文学、历史方面的书籍。在这其中,让我最感兴趣的,就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艺作品。依我看来,在那个动荡、惶惶不安的时期,能够坐下来写一篇文章甚至是一本书,来抒发一下自己鲜明的观点,就凭这点已经让人佩服不已。况且,在那个时期,也的确涌现出了众多令人瞩目的优秀作家。

有一次,我读到了一本关于中国民主同盟发展历程方面的书。书中讲述张澜先生的生平事迹,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蹲在书城的一个角落,静心领悟那个特殊时期的优秀人物。直到书城的工作人员催促我离开时,我才发现,周围已经没了读者的身影,时间也早已经过了他们下班的时间。于是,抱着些许的歉意和遗憾离开了书城。

回住处的路上,脑海中始终闪现着这位先贤的影子。一生经历无数变动的张澜先生,无论是从事教育事业,还是任职地方显要,始终把民主、和平和民族利益放在首要地位。有时候,我也在想,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以张澜先生的资历都可以过上一种安逸、自在的文人生活,然而,在他83年的生命长河之中,他直接或间接参与了中华民族的重大变革。张澜先生虽一介文人,但却有武将一般的胆略和气魄。他积极推行民主,多方斡旋促使民族和平,面对刁难甚至是威胁,也不失初心,他的这些品行和操守都深深地影响着我。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利用大量的业余时间,认真查阅和了解有关民主党派的历史和演变脉络,在这期间也让我深深体会到,前一辈先贤为新中国的成立,也同样付出辛勤的汗水与超人的智慧。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真正关注民主党派,关注民盟。大约是一年后的一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走进了位于深圳市福田区上步路的深圳党派大厦。负责接待我的是一名老先生,他很高兴地把我迎进了他的办公室,当听完我的表述后,他既没有直接拒绝我,也没有答应我的要求,而是询问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最后,我记得他起身一直把我送到楼梯口,临别前他一直鼓励我多学习知识,多充实自己,多了解民主党派的相关职责与义务。并告诉我,待到时机成熟了,自然而然地就可以成为其中一员了。尽管当时的我,带着些许的遗憾走出了深圳党派大厦。但是,那个时候,我就暗自下定决心,努力,努力,再努力,更期望老师说的那个自然而然的时机,早日降临在我的身上,成为一名民盟盟员。

2009年,我来到北京继续深造。在陌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的压力不言而明。有一次,我和同事一起去新街口的北京科学电影厂录制节目,在公交车上,我远远地看到了北京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大楼的字样,这不禁让我心头一喜,也再一次勾起了我对民主党派的向往和对民盟的再一次追求。在之后的几天里,我利用业余时间,查阅了大量的北京民盟盟史及相关资料,以入盟的标准来自我衡量。事实上,经过这几年的打拼,我个人无论在知识层面还是在生活阅历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对民主党派的认知也更加地深刻。但申请加入民盟的其中一个条件却让我犯起了难,那就是必须要有盟员作为入盟的介绍人,才能有资格提出入盟申请。思前想后,我的确很难找出一个和我相识的民盟盟友。我所工作的中央电视台,周围大多数的同事都是共产党员,家人和亲戚也多以共产党员为主,不用说要在其中找出一个民盟的盟员,就是对民盟及其他民主党派的了解,他们也是十分有限的。

后来,单位召开党委会,我就主动向党委提出要加入民盟的想法,并将这些年来对民主党派的认知向单位党委作了汇报,并得到党委领导及党支部的首肯。再到后来,党支部领导主动找我谈话,向我阐明多党合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鼓励我积极主动地去为自己争取加入民主党派的机会。于是,在周围友人和同事、领导的鼓励下,我再次鼓起勇气,来到了位于西城区后英房胡同的北京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大楼。那一天也是机缘巧合,到了位于党派团体大楼四层民盟北京市委机关后,我见到的第一位民盟领导,就是民盟市委组织部部长严为老师,简单说明来意后,他便将我带进了他的办公室。在严为老师的办公室内,他并没有急于问我为什么要加入民盟之类的问题,而是详细地询问了我的工作、生活等个人方面的一些情况。在与我交谈过程中,严为老师始终保持一种温和可亲的态度,这也让我在心理上放松了许多。最后,严为老师告诉我,选择了民主党派,就意味要肩负起一种责任和义务,严格遵守盟的纪律和盟的章程,做一个有社会担当和责任心的民盟人、媒体人。接着,严为老师留下了我的个人资料及联络方式。

大约一个月后,我正在外地采访拍摄时,接到了严为老师的电话。电话中,当得知我在外地紧张采访拍摄时,他就嘱咐我,拍摄很辛苦,一定要注意身体等等。简短几句问候,已经让我倍感温暖。最后,严为老师告诉我,回北京后到民盟北京市委去找他。接听完电话,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几度猜测,难道我的入盟申请已经被民盟北京市委批准了吗?可我并没有介绍人,这又如何能入得了盟呢?顿时,感激与不安之情同时涌上了心头。回京后,简单安排完工作及生活事宜,我便匆匆赶往民盟北京市委,拜会严为老师。

我与严为老师在此之前并不相识,只因我入盟心切而相识。这一次在他的办公室,严为老师亦师亦长,他简单询问了一下我此次采访拍摄的一些事宜,随后谈到了一些有关我家乡的一些情况。严为老师的言语让我的情绪多少有一点失落,在我内心的理解,这应当是我的入盟申请没有被通过的提前安慰吧。正当我忐忑之时,严为老师微笑着告诉我,你的情况,已经开会研究了,批准你入盟。听到严为老师的话,我急忙站了起来说道,严部长,可是我还没有入盟介绍人呀。严为老师看着我,笑着说,怎么没有,我就是你的入盟介绍人。听到他的话,我急连忙向前走一步,紧紧握住了严为老师的手……

而今算来,我已经入盟6年有余。在这些时间里,无论工作多忙多累,我都会抽出一定的时间去网站浏览有关民盟的最新动态,民盟海淀区委每一期的《盟务动态》我也是认真、详细地阅读。与此同时,我还尽可能地去查阅有关民主党派及人物的相关著作,以期能让自己对民盟和我国多党合作事业有一个更加深入和透彻的理解。

6年的时间不算很长,但也不算短。它可以让人有足够的时间去冷静思考,也可以让人对信仰有足够的认知和定义。这期间,无论作为一名媒体人,还是一名艺术院校的老师,我都严于律己,积极履行好民主监督和建言献策之责。尤其是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之中,将遇到的困惑和亟待解决的问题,都积极地编写成信息,通过邮件提交至民盟海淀区委,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尽管这些建议和意见在短时期内可能由于一些原因,无法立即得到解决。但是作为一名民盟盟员,积极地为民盟组织、为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也算是我对入盟初心的一个交代吧。能让我有这样的思想动力,我想,除了那本民盟史料的书籍外,严为老师的谆谆之语,也是让我更加坚定信仰的另外一个原因吧。

(作者祝文奎系民盟海淀区委经济二支部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