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春伟:过分强调“专业对口”的执拗与落伍

2018年03月06日 15:10:39 发布者:民盟市委宣传部

 

 “徐州笔试、面试第一的女硕士纪元因专业不符被拒录”事件,经媒体报道引起广泛关注。20163月,纪元在江苏省徐州市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中报考了“市城市房屋征收办公室”岗位。416日,纪元参加笔试并获得第一名的成绩,6月,纪元参加面试名列第一,但最终被口头告知不予录取。徐州市人社局通报纪元被取消录取资格的原因,是其研究生毕业证上专业是“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而招聘专业要求中列的是“中国语言文学”。

 2018223日,徐州市铁路运输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认定考生纪元不符合招录条件,据此作出取消原告聘用资格的行为,在实体上并无不当。法庭认为,本案中,《招聘公告》确定本次招聘岗位专业参考目录为《招录专业参考目录》,该目录的“中文文秘类”包括了中国语言文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等在内的24个具体专业。被告徐州市人社局公布的涉案招聘岗位6个专业要求为,文艺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汉语言文字学、中国现当代文学、新闻学、中国语言文学,6专业系从上述24个专业中选取,并不包括“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原告纪元主张,其所学的“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属于中国语言文学下的二级学科,继而认为自己符合招聘条件,实际上是混淆了中国高等教育学科分类与人社部门人才招聘岗位专业要求之间的关系。涉案岗位招聘设置所列明的是“专业要求”,而非学科要求。

  本次事件反映了一个深层次的社会现象,其背景是高校专业的细化设置及其在就业中的应用。中国现行高校学科设置的基本格局仍基于1952年进行的效仿苏联高校体系的院系调整,主要特征包括:通才教育转为专才教育、人文社科受限制、大批结构单一的专业性高校由此设立等。一般来说,通才教育主张:在本科低年级不设专业或不定专业,开展普遍性基础理论的学习,到高年级才选定专业并着重学习专门知识。通才教育有利于学生发展全面素质,培养综合性人才,也给天才型学生提供充裕的学习空间。专才教育则以较强的框架让所有人从一上大学就固定在狭窄的专业里,同专业的学生在大学4年基本都是做同样的事,每个专业犹如一个教育车间,最后培养出雷同度高的教育产品。专才教育让学生不至于在选择发展方向时茫然失措,可以按照专业培养方案随波逐流,但如进错了专业也很难重新选择(实际上“进对了专业”的比例不可能很高)。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专才教育培养的学生在毕业时“对口”地进入相应社会生产部门。

 时代飞速前进,改革开放近40年,中国的社会生产体系发生了深刻变化。回看涉江者在剑坠水处刻下痕迹,但江水湍急,按照旧痕入水寻剑实属无益。如今,一些公职部门招聘仍沿袭旧的思路,给职位限定较少专业。比方说,一位优秀人才曾经在中学阶段取得全国奥赛突出奖励,在最好大学的理科专业读书毕业,但因为不是数学专业就很难进入公办中学当数学老师。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既限制了求职人的前途,也牺牲了中学生向优秀老师学习的机缘。再拿徐州市城市房屋征收办公室2016年招聘的岗位来说,要求考生所学专业为所列的文艺学等6个专业之一,那么“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就不适合其相应工作乃至连应聘的基本资格也没有?睁眼看世界,全球最负盛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在招聘中所在意的是学习成绩、学校背景和合作、沟通、思辨、创造等实际能力,不重视的则是毕业专业、具体课程。经典励志片《心灵捕手》的技术顾问K leitm an当年以物理学博士的学历,通过学术同行的推荐获聘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教职,后成长为该校离散数学领军人物,体现的正是顶尖机构对核心创造力的重视、对专业条框的无视,但这种建设性的做法在当今中国的不少大学都会受到政策限制。

 学科、专业的设置划分本身具有无可避免的局限性。整个社会对待学科专业要求宜采用宽容态度,专业区分仅供参考。建议人社部门研究推进国家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在招聘用人时将专业逐步脱钩、宜宽不宜细的政策。在有关国家政策出台之前,用人单位对职位减少设置必要性不大的专业要求。只有打破藩篱,唯才是用,方能最大化地发挥人才创造力。

 (作者宋春伟系民盟北京大学委员会副主委,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2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