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减少裸土面积

2018年04月13日 15:52:15 发布者:民盟市委宣传部

 

近年来,北京城市市容、绿化等进步飞速,但是生态建设还有极大的改善空间,存在不少隐患和问题,比如被人屡屡诟病的尘土飞扬、空气污染问题。众所周知,北京多风,一到刮风季节,整座北京城变得“漫天尘土、灰头土脸”。

为什么北京一遇刮风便成为灰城?撇开汽车太多,能源不够清洁、建筑工事太多等原因之外,导致北京城“灰头土脸”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裸土面积太多。大片干燥、裸露的沙土地,被风一吹,漫天扬尘。而绿化意识淡漠则是裸土面积大的主要原因。

过去,我们减少裸土的手段,主要靠铺设草地和硬化土地(铺设水泥地)。但事实证明并不可取。草地维护成本太高,浪费宝贵的水资源。硬化土地带来城市下水系统危机,不利于市区排水和雨水回收。还有一些我们常用的具体手段,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带来更多的环保问题。例如环卫工人为求精致整齐,常把野生杂草和小花拔掉,种上名贵花草,但这类观赏植物大都不可能种得太密,中间露出大片裸土。树与树之间的杂草和树叶,也会被环卫工人清理掉,露出土地。为达到卫生标准,环卫工人往往会把落叶扫掉。殊不知,这些付费人工劳作,却导致土壤大面积裸露在外,成为浮土来源之一。因此必须改进我们的环保理念,尽快和世界先进的环保理念接轨。要顺应自然规律,尽量减少对自然环境的过分干预,给市民留一些自然生态与充满野趣的空间,尽量做到三要、三不要。

不要过度拔草。我国环卫部门和寻常市民的“拔草”习惯,屡屡遭到环保人士与生态学家的质疑与批评,应该及时制止。这个习惯是陈旧的、违背自然规律的。这样做法的过度实施,一是使得市区裸土增加,二是不利于生物的多样性。这些杂草多是长期适应北京等干旱地区而生存下来的耐寒、耐旱的物种,它们不用浇水与特别养护即能生长,有利于生态系统的平衡与保持。

不要过度清扫落叶。地上的落叶不需要第一时间清扫干净,应该任由它们覆盖土地,街面上的落叶,即便需要清扫,也应将落叶收集起来,堆积到裸土的地方,遮盖土壤,防止土壤水分散发。树叶是有机物,可以变成腐殖质,滋养树木。真正的大自然,都是有些杂乱无章的,没有必要做更多的人工干涉。

不要大规模地硬化土地(铺设水泥地面)。绝不能靠大规模地硬化地面来防扬尘,这只会加重城市雨水回收的重重障碍,使城市夏天成为一种令人煎熬难过的“热岛”;雨季时节,又是导致许多城市,成了“水淹三军”的泽国之地。我们国家许多大小城镇都有这样的现象。

要学习欧美国家,尽快将北京市需要频繁浇水、割草管理的草坪,更换为耐寒、耐旱草类,比如麦冬草、马蔺兰等。例如,我们居住的小区就因为及时更换费水电人工的草坪为麦冬草,一年省下大量的水电、人工维持与管理费用,从而为北京节省不少宝贵的水电资源。

要借鉴先进的环保方法,推广建设“海绵城市”的理念,使得地面的水分保留与水气循环成为可能。对所有裸土的地方,采用以树皮、木屑块、沙砾石、小鹅卵石或牡蛎碎壳等铺盖,这样做具有生态与美学多重效益。一来起遮挡作用,防止刮风时的起沙扬尘;二来利于雨水浸润,减少阳光的直射,保持土壤水分,减少绿植水分的蒸发;三是可以为草地提供肥料,有利促进植物的生长;四是产生美化视觉效果。

政府要出台相应政策,大力扶持原本作为废物的树皮、木屑块、牡蛎碎壳等物的加工与利用,使废物循环利用成为一种创新环保新型产业加以研究与推广。比如,欧美国家均由政府出面,推广一种特殊加工产业,将废树枝加工成片,经特殊处理后制成防虫防火的“魔奇”(Much),到处铺设,既美观又环保。据我所知,北京怀柔桃园里每年修剪下来的废桃树枝子,数量可观,处理麻烦,如果能加工成环保材料,岂不是既省去清理的费用,又解决环保和美丽北京问题。这个产业,还会带动产业创新,解决就业问题。此外,环保部门还应该大力向北京全民普及与宣传正确的环保理念和知识,让人人懂得更新的环保理念,积极保护我们的土壤湿度,使之发挥最大的生态效应。

(作者系北京市政协委员、民盟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副院长)

(来源:北京观察   20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