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玉娟:磕磕碰碰、跌跌撞撞40年

2018年07月04日 14:12:24 发布者:民盟市委宣传部

乘着改革开饭的春风,大海和海嫂忙着家里、山里、地里、田里的农活和随四季轮换着的小买卖,过着卖力气、靠心思的小打小闹的生活,含辛茹苦养育了四个儿女。回首过去40的风雨兼程,可谓是磕磕碰碰、跌跌撞撞40年了,也正是国家改革开放大好时期的40年。
20世纪80年代
本着多子多福,儿孙满堂的老观念、老传统,大海和海嫂 “倾家荡产”有了四个宝贝儿女。
夏天酷热的晚饭时光,是他们一大家子最难熬的时候。在四面漏风的房子的灶台上,一盏煤油灯冒着左摇右摆,忽大忽小的黑黄的火苗和淡淡青烟;燥热的空气里,一家人和着蚊子、苍蝇、飞蛾围绕在灶台前,围绕在那闪烁不定的灯前,围绕在那仅有的一道菜前;大儿子和大女儿吵吵闹闹、争执不休,小儿子和小女儿被蚊子叮到直哭直叫;痱子炸着,汗水流着,蚊子叮着,脾气涨着,大海和海嫂焦头烂额,喝着大的,哄着小的,一家人气鼓鼓的狼吞虎咽。
那段日子里,让着孩子吃喝的海嫂老啃着干米饭,她难以忘记儿子抱着黑黑的饭锅刮锅巴;难以忘记大女儿嘟起嘴巴,恨恨的说,怎么就没菜了呢;难以忘记小女儿拖着哭腔说,我还没有吃饱呢。可是,大海和海嫂何尝不是辛勤劳作,勤勤恳恳呢?家里、山里、地里、田里,样样精耕细作!
首说,家里。猪栏里常年是母猪、小猪、肉猪给养着,每日上午和下午该到猪用食时,“嗷嗷嗷”叫个不停不休,吵得人心烦意乱,忙得海嫂手忙脚乱……
次说,山里。春暖花开之时,海嫂顶着太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忘记了吃饭,忘记了喝水,专注于采茶;秋天茶树籽成熟之时,一家人兴高采烈的采摘茶树籽榨油,并寄望能卖个好价钱;深秋之时,大海和海嫂穿梭在杂草和树木之间砍柴,一捆又一捆……
再说,地里。为着红薯、黄豆、绿豆、黑豆、花生等的挖土、播种、施肥、除草、杀虫、收割,样样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样样和着汗水和泥土……
最后说,田里。一年两季的水稻生产,关系到全家人是否能填饱肚子。犁田、播种、插秧、施肥、除草、收割,样样艰辛,样样伴着蚊子、蚂蟥等蚊虫的侵袭,这是年年复年年的腰酸背痛、年年复年年的筋疲力尽。
不分春夏秋冬,不分严寒酷暑,大海和海嫂靠着家里、山里、地里、田里的活,零零碎碎的补贴家用,过着紧巴巴的生活。
20世界90年代早中期
孩子们都上学了,家里入不敷出,青黄不接。一家之主的大海,难以忘记大儿子说,爸,老师说,我这笔尖带钩的钢笔必须舍弃了;难以忘记大女儿委屈不已的倾诉,爸,今天几个高年级女生笑话我,说我袖子上的补丁足以当袖套用了;难以忘记小儿子决绝的眼神,道一声,爸爸,看看我的裤腿吧,都吊到脚踝上了;难以忘记可爱的小女儿哭哭啼啼,爸爸,老师说我的雨鞋太小了,我的脚长大了……
农忙之余,大海和海嫂做起了小本买卖。他们常常挑着竹篓,挨家挨户,收购蛋、鸡、鸭、鹅;积累到满满两担之时,他们就凌晨一两点起床,和着米和糠,一个劲地往鸡鸭鹅嗓子眼里又塞又填;天蒙蒙亮之时,俩人挑着担,摸着乡村小路,走至村口,挤上去县城的客巴……
这其中的艰辛,海嫂体会尤为深刻,先不说鸡鸭的意外闷死憋死,以及路遇的被坑被骗,就说说人身安全,海嫂是做梦也会从狗吠中惊醒。挨家挨户收购,面临着农家狗的狂吠和偷袭。她被狗咬过多次,最严重的一次要属小腿肚子仍留着深深疤痕的那次了。那个冬天,海嫂被狗咬之后,伤口发炎,在家卧床近一个月。冰天雪地,大海背着海嫂顶着瑟瑟寒风,赶着崎岖山路,头上冒着白雾,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去镇上打针……
凭着几年打拼的积蓄,以及农村信用社的一分利息的贷款,大海家翻盖了一栋两层楼房。
20世界90年代后期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眼看着大女儿上大学,小儿子和小女儿也是初中生了,再添上所欠的贷款,家里一贫如洗。大海心急如焚,累弯了腰、愁白了头。
大海拜师学艺,学习制作皮蛋,捣鼓捣鼓,开始了小作坊生产。这其中,面临几个难点:一、资金问题。大海反反复复承诺与保证,总算是勉勉强强从亲戚朋友那“搜刮”到了血汗钱,另外求爷爷告奶奶,又以两分的利息从农村信用社贷了款。二、生产技术问题。虽说学了技术,但理论还需和实践结合,大海终究担当不起万一产品严重不合格的风险。三、销售问题。产品生产出来之后,大海该往哪销呢?他一介农民,知识匮乏,连一个“你好”也会说成“嗯好”的农民,他的销售网又该如何打开呢?基于以上几点,注定了大海做的是小本经营,小打小闹,赚点小钱。
农忙之外,每年春茶上市时,通过购茶卖茶获取利润。那约一个月的时间内,每天凌晨三点多,起床,顶着春寒料峭,骑着摩托车,五点不到,赶到镇上,收购农家茶叶,谈价、称称、算账、结账,叽叽喳喳,好不热闹,但也头昏脑胀。六点多,天刚亮,挤上去县城的早班车。晚上回来之时,尽是隔日了,核算核算利润,美美地但草草地眯上几眼,就又得起床了。
严重的睡眠不足,严重的体力脑力消耗,过度劳累,海嫂还真就出了件大事,有她紧靠小腿胫骨的那条长长的伤疤为证。那天,在县城转公交车的时候,师傅催得急,瘦弱的海嫂挑着那担重重的茶叶本已勉为其难,上公车的那几级梯子,怎么也用不上力。一着急,连人带担整个就扣在了梯子上。上车后,挽起裤腿,腿已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21世纪初
2000年后,随着竞争日趋激烈,以及鸭蛋物价上涨,大海深感他那小作坊似的皮蛋生意无以为继了。正值小女儿刚上大学,费用成了大问题。当他对女儿说“你就拿着这些钱去报到吧,通知书上不是说学校有勤工俭学嘛,生活费就自己解决了”的时候,大海忘不了女儿一脸的迷茫与恐惧。毕业几年的大女儿和女婿刚和别人合伙开了家股份公司,于是,在这燃眉之急,大海和海嫂毅然决然去女儿公司的车间工作,过起了正常上下班的生活,总算可以拿着稳定工资,供小女儿上学了。
今天
近年来,大海和海嫂的生活好了,古稀之年重建了大房子,通了自来水,烧起了天然气,有着自己的老年车,家门口就是水泥大马路。那山、那水、那路、那空气、那生活就是好!
而今,孩子们都长大了,成家了,也均能自力更生了,大海夫妇感受着儿孙绕膝的欢乐,享受着儿女的反哺之情。他们懂不了、说不了那党、那人民的大事情、大道理,他们仅是知道,改革开放的40年里,日子越过越舒心了。
(民盟宣武医疗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