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淑琴:我的“家庭外事活动”

2018年07月30日 11:15:39 发布者:民盟市委宣传部

一、特殊的家宴
本文的故事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983年。家宴,顾名思义就是家庭宴会。特殊的家宴。所谓特殊家宴的含义:是一次招待我爱人的外国专家朋友的家宴,在改革开放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是一次经过校领导批准还给以经费支持的家宴、在家里给外国人包饺子的机会不多、外宾也一起学习包饺子、系总支书记和校设备处长亲临现场帮忙助兴。家宴前我和办公室老师谈起这件事,他们都感到很新奇震惊,一位老师还要来帮忙。
我爱人和我谈到这位专家来我家的来龙去脉。我爱人到西安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担任这位专家的翻译,专家对我爱人的专业和英语水平很欣赏。会后,来北京继续访问活动,决定到他们学校作报告,同时访问我家。于是有了这次家宴。因为我爱人参加西安会议学术上非常成功,受到领导表扬,他学校领导了解情况,所以非常支持这次家庭外事活动。并且亲临现场参与接待。我熟练的擀皮子技巧和包饺子的速度以及饺子形状的美感,让在场的外宾啧啧佩服。这位教授来自加拿大而他的夫人来自非洲。我感到我们的手工包饺子和西方机器制造面包各自有自己的魅力。这次家宴成为东西方和非洲多种文化的交流。
家宴以后,我们一家还陪同专家到附近的大观园游览。




加拿大马格列斯特教授夫妇由领导陪同到我家作客和品尝中国名食饺子

二、其他家庭“外事活动”
改革开放以后,我爱人的科研任务繁忙,国际学术交流也很频繁。虽然我自己的教学任务繁重,但是我尽可能参加爱人的国内外活动。他经常说我是他的“科研秘书”。我们两人经常一起挑灯夜战。幼小的女儿睡觉以后,他写书,我也备课批改学生作业。这样的场面我至今难忘。有一次,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后专程来访问我爱人,给她讲了几天课。我负责接待。2001年我和爱人一起到英国参加医学信息学世界学术会议(MEDINFO2001)。有意思的是这次去英国的活动得到我国驻英国大使馆的支持,我们在外交官的家里住了10天。会议中我们插空参观了世界著名的格林尼治天文台,这是我自幼向往的颇有神秘感的圣地。我终于有机会亲眼一睹。当我看到了子午线(是一条10多米长宽约15公分的屏幕带子,表面是深红色有机玻璃,下有灯光,全球的时间滚动显示)的时候,心情十分激动。这时我灵机一动,设计了我们两人的脚分别站在子午线的两侧合影场景,象征我们横跨东西两个半球。我为自己巧妙的设计感到得意。在场的游客纷纷仿效。会后我们到德国汉堡,他应邀到汉堡大学讲学,我拍摄了他作虚拟人学术报告的照片。


2001爱人应邀到汉堡大学讲学我为他拍摄了作虚拟人学术报告的照片。

后来,我们又多次设家宴接待了台湾成功大学陈泽生教授夫妇以及韩国郑明锡教授。
我能够陪同爱人参加国内外许多涉外学术活动,只有在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实行宽松和开放的政策才有可能。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科学春天的繁荣。这种局面,使得我国迅速在世界崛起,许多方面站到世界科技的前列。没有改革开放都是不可设想的。我以亲身经历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作者系民盟西城区工委原教师支部副主委,北京育才学校退休高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