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淑琴:我从黑土地走来 从兵团战士成长为高级教师的故事

2018年09月04日 16:30:45 发布者:民盟西城区委

一、奔赴黑土地

永生难忘的日子

1969105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在这一天我身穿刚刚拿到的崭新绿色军装,在北京永定门火车站登上了开往佳木斯的78次专列。我响应党中央的知识青年上下下乡接受再教育的号召奔赴祖国的东北边疆沈阳军区黑龙江建设兵团。欢送场面非常热烈,我母亲含着热泪把我送走,拉着我的手恋恋不舍,因为自我出生以后从未和她分离。我的弟弟挥着手在列车后面追赶了很远距离。开动的列车把我带向遥远的北疆开启了我五年的新生活。

寒冷的冬天

关于北大荒有不少美丽的说法,例如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北大荒的黑土地油亮油亮的。也有令人可怕的传说,出门的时候把手指或鼻子冻掉了。这些我都没有见到,我们到达的地方是佳木斯的郊区浩良河镇。10月份就下大雪。夏天往往不能全部融化,路上泥泞穿雨靴。我是女生班长,为了照顾大家,门口寒风刺骨我的铺盖就正对着门口。冬天零下42度,床板下面有厚厚的一层冰霜。我们的房子是平房,24个人一间。男女宿舍隔板相连。床是大通铺。冬天没有暖气,房子中间有一个长长的火墙,相当于暖气。烧烟煤,空气肮脏。鼻孔里总是黑的。从食堂买饭拿到宿舍就冻了。吃肉很少,偶然食堂卖猪脚需要抢购。黑土地生产的小麦雪白的馒头特别甜,四两一个。我一顿吃两个,吃一个带一个。

没有成为农民而成为产业工人

我原来以为到建设兵团是当农民,结果是参加建设开工不久的化肥厂。我被分配到机修车间当车工当了产业工人。我们到大连化工厂接受培训。通过8个月老师傅的教导,我成为二级车工。

     

浩良河畔的兵团化肥厂

我担任车间知青文化教员

我们的连长看到知青文化参差不齐,要我给他们补习文化课。我把他们分为高小和初中年个班。我惊奇的发现有的知青连我们的国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都不知道。于是我决定给他们普及地理、历史基础知识。讲有理数的四则运算。我要母亲把教科书给我寄来,编写讲义。在劳动之余刻蜡版油印出来给他们使用。我的学生真有成才的。一个现在是光明日报出版社副总编,两个是国务院机关处级干部。

行动军事化

当时局势很紧张,中苏军事对峙,口号是备战备荒为人民。我们吃饭劳动都要排队。接受军训,用实弹打靶。

二、改革开放召唤我回到北京成长为高级教师

我被北京市教委选中回北京当老师

1974年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市教育事业发展,严重缺少师资。市教委决定从黑龙江建设兵团抽调老高中生回京当教师。于是我被选中,离开化肥厂回到北京成为教育工作者。我的学历只有高二。离开正规的学习环境八年了。调回北京没有经过一天培训,就被分配到朝阳区垡头中学。这是一所新建的学校。领导交给我的任务特别繁重。我要教初中两个班的数学课,还要教12个班的地理课。学校要我管理图书馆,每个月去书店取回一批新书。回来要编目上架。我记得书目编号第一个数字的规律是一马(马列)二哲(学)三社科。每周抽出一定时间负责借还书。我还要负责广播室,每天的空间操及校会都要开广播。还要担任教务处的排课表工作。我成为学校的多面手。实在忙不过来,我就住在学校,几乎每天工作到深夜,从不讲任何代价。我因此获得一个“五管教师(管教2班数学、管教11个班地理、管图书馆、管排课表、管广播室)”的外号并出名。        


学生来看望我

我调到宣武区中学成为高级教师

1977年我调到原宣武区138中学,这是一所普通校。学生素质不高。面对这些学生 我采用古代伟大教育家孔子的博爱教育思想,“有教无类”、“泛爱众”,首先把老师对学生的爱送到他们心中。对差生也不歧视。我虽然是没有大学本科文凭的“老高二”,但是我的教学成绩可以和师范院校毕业的老教师相媲美,不亚于或超过他们。但是为了迎接未来我还是利用业余补习文化,以优异成绩完成一系列高等数学和计算机理论基础课程。我的一个学生的家长在国外使馆工作,因为他的成绩不好,暂时调回国内兼顾对他的管理。我对这个学生给以更多的关照,让他尽快改变,最后父母再次出国,对我说,有了您这样的老师我们放心。有一次,校长告诉我,他在教育局会议上受到表扬,是因为我所教的班级的成绩达到重点校水平,这是学校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成绩。一位初二同学在升初三以前,递给我一个条子:“曹老师:跟您在一起相处了两年,我的数学本来不是强项,但是这个学期期末考试。我考了114分,与您的关系是很大的。升上初三,我会更加努力学习,最终会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一定不给您丢人。”阅读了这个条子我热泪盈眶。学生们都说:上曹老师的数学课是一种享受。我的学生真好!中学高级职称评定不需要有著作和论文。但是我闯劲十足,出版了三本著作,有的是名师教与学系列。我也在国家一级刊物发表了论文。可以说我超额完成中学高级职称要求,我被教委评定为高级教师非常顺利,评委一致给予良好评价。我这个从黑土地摔打出来的“兵团战士”终于成为中学的高级教师。我的教育经历是有中国特色的。       


我的学生写给我的条子汇报她的学习成绩

       非典期间学校停课,我成为网校主讲教师

改革开放以后市教委重视远程教育,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在非典猖獗期间,学校纷纷被迫停课。在突发事件面前,远程教育发挥了重要作用。网校应运而生。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每个学生头上,但是网校使得孩子们的学业没有耽误。全国十大网校之一的101网校聘请我为名师面授频道初三毕业班的主讲教师。在家里把讲课录音和讲稿用电子邮件发送到网校播出。网校反馈我的讲课受到学生们的好评,

三、一次奇特的经历让我思考教育的重要性

有一天有人敲我家的门。来人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说:“曹老师我是慕名而来。听朋友介绍说您很有名。我是出租汽车公司的老总。我能够管理上万辆小汽车,但是我管不了我的上小学的儿子,请您帮忙。”亿万富翁求我帮忙,这是第一次。他儿子在北京小学上学,不听话,打架。经过详细谈心,初步诊断是,孩子本质不错,由于父母离异,跟奶奶过缺少母爱,缺乏调教,使得他脱离轨道。我让他参观我家的藏书和我们的著作。启发他对知识的重视和尊重。给他讲名人成才故事,他很快思想起了变化。不久,主动要求去书店买书,他自己选中一本数学家成才的故事,回来就不释手地阅读。有的字不认得还问我。他进步很快。奶奶也很高兴。他主动送我一块双机芯电子表,我不敢接受,打电话询问他奶奶,奶奶说这是他特意精心挑选的礼物,您一定要收下。这段奇特的经历给我很深的感受。在这个利益驱动金钱至上的社会,金钱不是万能的。亿万富翁自己不能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了。教育高于金钱!

我从黑土地走来,从兵团战士成长为高级教师的经历是难忘的,是改革开放大潮造就了我的人生道路和业绩。

(作者曹淑琴系原民盟西城区教师支部副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