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祖希:努力维护北京老城的整体格局

2018年09月10日 15:49:49 发布者:北京民盟宣传部

 

北京是世界上著名的文化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它的一张“金名片”,传承保护好这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我们不可推卸的义务和责任。

要保护好北京都城规划的鲜明特色

纵观世界城市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城市规划有着十分重要而且独特的地位。我国古代所形成的城市规划理论及其在实践中所取得的成就,也早已引起了当今城市规划师们的极大注意。

“普遍联系,整体把握”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所在,也是我们在对待北京老城保护和复兴工作中所必须拥有的理念。

明清北京城,即我们所说的“北京老城”,是中国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它在规划设计上的成功,就在于它依据我国古代都城规划理论、方法,以“象天设都、法天而治”的非凡艺术手法,集中体现出封建帝王“普天之下,唯我独尊”的主题思想。它通过宫城、皇城、内城、外城这一系列层层拱卫的城池,逐次向外延展,并由中轴线上突出的中心建筑群、城墙城门、棋盘式的街巷胡同乃至数以千万计的四合院,组成了一个整体构建、互相呼应、交相辉映的平面布局。

已故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曾经指出:“北京在全盘的处理上,完整地表现出伟大中华民族建筑的传统手法和在都市计划方面的智慧与气魄。这整个的体型环境,增强了我们对于伟大祖先的景仰,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骄傲,对于祖国的热爱。”

英国科学技术史家李约瑟深情地说:“中国的观念是十分深远和极为复杂的。因为在一个构图中有数以万计的建筑物,而宫殿本身只不过是整个城市连同它的城墙、街道等更大的有机体的一部分而已……这种建筑、这种伟大的总体布局,早已达到了它的最高水平。它将深沉的对大自然的谦恭的情怀与崇高的诗意组合起来,形成任何文化都未能超越的有机图案。”

我以为,正是明清北京城在都城规划上的种种鲜明特色,才构成了“任何文化都未能超越的有机图案”。这个“有机图案”就是北京老城的整体格局。尽管它现在已不甚完整,但却是北京老城文化的魂魄所在,我们仍需努力坚守。

北京老城的基础理念,是中国独有的天人合一。这是北京建城的文化背景和指导思想,也是北京城的文化之魂。中轴线是北京老城规划建筑的基准线,并以它为基准形成东西城对称。从文化渊源的角度讲,它是北极崇拜的具体体现。北极星就是上天的帝王,人间的皇帝即是天子。模仿天上的格局建设的北京城,中轴线就是子午线。这样,我们才能理解北京城为什么是一个从紫禁城、皇城、内城到外城,且是以紫禁城为中心的格局。北京老城最大的特色便是中轴突出、东西两翼对称。只有意识到这个文化渊源,再来理解北京城为什么是这样,才能知道北京老城中哪些东西是不能动、不能拆的。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北京老城尽管已显残破,但整体格局还是保留下来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有些地方逐步拆掉了,城墙城门等很多重要的古建筑已经不复存在。面对这样一种局面来谈保护,最为重要的,就是要尽可能保护好北京老城的整体格局。

要保持好西城独有的城市特色

我们知道,北京老城的规划建设,既遵循了《周礼•考工记》所提出的“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原则,又依据所在地的自然条件作了灵活的运用。最突出的部分就是把永定河在迁徙过程中留下的一片串珠般的天然胡泊揽入城中,留下了延续至今的“六海水系”。从而在京城形成了金碧辉煌、高大雄伟的宫殿与清澈婉约的湖面相映成趣,“虽由人作,宛若天成”的人间仙境。这就是前面所说的“它将深沉的对大自然的谦恭的情怀与崇高的诗意组合起来,形成任何文化都未能超越的有机图案”。

西城区所拥有的这片天然湖泊,不仅是历史上城址变迁,即城址从莲花池水系迁至高梁河水系的重要原因,而且从西北而东南蜿蜒而来的湖泊,又使北京老城本应规整而成棋盘式格局的街巷、胡同,出现了几分“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婉约之景和“卜居积水,笔耕砚田”这样优雅的四合院。

不仅如此,这片天然湖泊还是历史上帝王宫苑或“太液池”的所在地。著名的“燕京八景”中的“太液秋波”“琼岛春阴”都位于西城区。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南海又成为党中央、国务院的所在地,使得“六海水系”更显重要。

西城区是北京营城建都肇始之地,是在整体观念指引下形成的北京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胡同就不叫北京城”,正是北京老城里的这些胡同把四合院、宫苑、王府、坛庙、寺庙、会馆、名人故居等等串联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所以,我们一定要从西城区本身特有的地理条件出发,全面把握和深刻理解西城区的城市格局和特色,并努力保护好它们。

要保护北京城市发展史上的生命印记

北京是一座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860多年建都史的文化古都,是中国历代都城规划和建设的智慧结晶。它从蓟城到中国北方的军事重镇、边贸中心,进而成为辽代的陪都南京城、金代的中都城、元代的大都城、明清两代的北京城,逐步升级,不断演进。在这一过程中,都曾留下了它迈进的“脚步”(遗迹)。这就是北京城在成长过程中所留下的“生命印记”。诸如与北京的诞生和成长有着血肉联系的莲花池、金中都宫苑遗址鱼藻池,标志着辽南京城所在地的天宁寺塔,金中都城的土城垣及其水关,等等,都值得我们格外地悉心保护。

金中都宫苑遗址鱼藻池,就是现在白纸坊桥立交桥西侧的“青年湖”,是金中都城尚存的唯一的一处宫苑遗址。“鱼藻池、瑶池殿位,贞元元年建。”(见《金史·地理志》,贞元元年即公元1153年,距今865)。早在1993年,鱼藻池就已经被列入市级文保单位名录。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曾建议把它开辟成为“鱼藻池公园”。后来被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成别墅区,只是由于社会各界反对才半途终止,至今留下一片烂尾楼。现在的问题,是如何通过法律手段彻底清除这些烂尾楼,真正开辟出“鱼藻池公园”,以最大限度地保护好这片鱼藻池遗址,擦亮北京的这张“金名片”。

天宁寺塔是北京城区现存年代最久远的古塔。它始建于辽天庆九年(公元1119年),距今已近900年,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精美的天宁寺塔不仅是辽代建筑艺术的代表,而且是辽南京城所在地的重要标志。1975年,在其附近建起了北京第二热电厂。“二热”不仅侵占了天宁寺的庙产,而且还建起了高达180米的大烟囱(距塔直线距离仅144米),使自身高度仅有57.8米的天宁寺塔因此而“相形见绌”。天宁寺塔的生存环境和视觉效果遭到极大破坏。2009年“二热”停产后,拆除大烟囱的社会呼声一直不断,我与其他一些专家也曾专门写文章呼吁拆除大烟囱,亮出天宁寺古塔。遗憾的是,这座大烟囱至今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要适当复建一些必要的标志性建筑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首要的是保持历史的原真性和历史的完整性。今天我们研究北京老城保护和复兴问题,也一定要遵循这个原则。鉴于现在中轴线上有些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了,原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最近提出应该复建北京外城的西南角楼,让人们意识到北京城市的完整格局。我以为他的这个意见是对的。企图全面复建老城失去的建筑显然不现实,但对于一些涉及维护原有老城整体格局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标性建筑,在能够处理好与周围现有建筑关系的前提下,复建是完全必要的。应该说这也是老城保护和复兴的重要内容。

这样的地方,在西城区还有好几处值得考虑。比如元大都的“中心之台”。文献记载,那个位置就在今鼓楼西侧,大致在旧鼓楼大街南口。在700多年前的元大都规划建设中,除了设置贯穿南北的城市中轴线之外,还设立了“中心之台”,以表明这里是“大都城的中心”。据笔者所见,这是中国古代都城建设史上绝无仅有的,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这是北京建都史上具有源头性质的一个建筑。像这样具有标志意义的建筑,就应该早日谋划,早日复建,建成之后一定会更有利于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北京营城建都的历史。

诚然,所有复建工程都要进行总体规划和个案研究,要经过充分的论证,成熟一个再建设一个,建就要建设好,使之真正发挥城市地标的重要作用,更好地展示北京老城的整体格局。

(作者系民盟盟员、北京地理学会副理事长、西城区社科联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