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生活的革命

2018年12月18日 12:15:36 发布者:民盟市委宣传部

喂,生活,
你在大街上悄然而过,
你躲在树丛间吹着口哨。
我们,
迎面走来,
我们,
彷徨而过。
美容店飘出分不出年龄的女郎,
超市里推出堆满奇货的购物车。
地铁里爬动着煌虫一样的人,
机械前行,鱼贯而过。
从东奔到西,从北拐向南。
从D口出,从B道行,
我们已成一个字母,
我们已蜕皮成一个符号。
手机贴在眼前,
李玖哲的歌塞满耳朵。
信笺已成废纸,情书流落到了街头。
我牵着她的手,她挽着我的胳膊,
我们漫步在南京路上,
我们拐进什刹海的小巷。
我有一台黑色的收音机,
那是父亲的遗物,
声音从三潭印月的图布传出。
我听着小喇叭广播,
相信有个叫孙敬修的爷爷从里出来。
三潭印月掀起了波澜,
《英雄》的旋律从碧波传来。
尼克松,周恩来,
李德伦,奥曼迪,
费城交响乐团的破冰之旅。
泪水将我卷进贝多芬的旋律,
音符撞破了样板戏的窗口。
电影看了《早春二月》,
话剧观了《于无声处》。
杜丘奔行在长安大街上,
女排晃动在黑白方寸。
有人在传小道消息,
有接吻镜头初上映。
内部文件包产倒户,
杂志出现了川端康成。
我丢过辆永久牌自行车,
那是荒年中的奢侈品。
母亲留下块英格表,
我珍藏在手腕上。
这时间现已倒流,
这钟点旋转了半个地球。
舞会上流淌着多瑙河,
邓丽君带来甜蜜蜜的滋味。
他炫耀着奥迪车,
她亮出骄傲的护照。
梦境重被拾起,
飞机穿越过了大洋。
我有了爱,我有了情,
我为了一行诗句想入非非。
傅聪回来了,傅雷解禁了,
克利斯朵夫让我渡过了河。
这城邦怎这么大?这天地怎这么广?
画框中出现了饥饿的眼神。
意识流滚动了过来,
麦当劳咬在嘴上。
我同死神一同诞生,
我和战士一起拼战。
我的书包装满了笔记,
我的笔下流出了血。
几个风云人物打开了特区的门,
打工者奔向了海洋。
那一声汽笛,那几多探险者。
汇聚到了潮边桥头。
BB机发来一条短信,
大哥大从挎包里掏出。
有火箭上天,
有巨轮远航。
计算机衡量着银河,
杂交水稻驱赶饿殍。
狂汉去漂流长江,
汉简分离在哈雷光谱中。
方便面成了旅行食品,
港台通行证装在口袋中,
看见了日月潭,登上了阿里山,
汉江两岸映见了富士雪。
生活在光怪陆离中,
别扭的西装套在高矮身上。
匆匆的赶路,忙忙的装修,
离开了四合院,告别了老街房。
方正的排版让毕升失了业,
面包型的士进了垃圾场。
久违的家书倏忽钻到微信里,
我的支付宝成了新的货币交易。
我饿了,
穿街窜路的外卖端来鱼香肉丝。
私家车奔行了500公里,
高铁缩短了探亲的路程。
我在公众号上展示着自己,
搜索引擎搜出了外星人的轨迹。
世界成了压缩饼干,
动荡的彼岸凸显着变数,
资讯翻山越岭而来。
我套上生活的面具,
我经历的革命时代
就发生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