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畅畅:一张车票,感受改革开放的四十年

2018年12月24日 16:46:30 发布者:民盟西城区委

 


偶然在单位整理旧书,发现了一个上海公交票件,里面都是以前旧公交车票,勾起了我小时候坐公交车的记忆,那是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是整个儿童时代至青年时代的特殊的记忆。

我是80后,辽宁鞍山人,著名的钢铁工业城市,在八九十年代,我们的全部生活都是围绕“鞍钢”这个大工厂展开的。鞍钢有自己的医院、学校、幼儿园,浴池都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特别是有我们童年离不开的有轨电车——咣当咣当的老“摩电”。

鞍钢有轨电车,全程从太平村到长甸铺——鞍钢厂区沿途各站,一直开到工人家属生活区的各站,环形行驶。那时候,坐“摩电”的人很多,可以跟现在北京早高峰时期的盛况比肩。据统计,当时平均每天的载客量在2万多人次。

小时候我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着老“摩电”四处玩耍。与小伙伴们一起吃着辣条、喝着鞍钢附企的超级好喝的酸奶,晃晃荡荡的从南坐到北,从北坐到南。路过鞍钢厂区,经常会遇见爸爸妈妈的同事们,喊我们的名字,叫我们快点回家。那时候,如果家里是鞍钢的职工,有专门的月票,免费坐有轨电车,很是让人羡慕。

90年代,是改革开放的年代,是中国经济的快速进步的年代,东北老工业基地在背后也做了非常艰辛的努力。当时的鞍钢是老牌国企,体态臃肿、效率低下,计划经济模式已经不适于当时的市场经济发展,加上外资的进入,民营企业、乡镇企业的逐步崛起,对国企的垄断形成冲击,臃肿的国企已经是国家沉重的负担,国企改革迫在眉睫。我的父母做为鞍钢职工,也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转变了命运,由每天坐老“摩电”上下班的普通工人,变成了现在我们所说的“创业人士”。我想,在当时那个年代,他们的内心,肯定也经历了很多的挣扎和考验。但是,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国企,投入到市场经济中来。

在党和国家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坚定决心和鲜明态度的指导下,鞍山人民的经商的热情激发了起来,人们的目光不再只盯着“铁饭碗”,创业者翱翔的天空越来越广阔。我的父母从摸索经营的个体经营户,到拥有了自己的仓库和工厂,家里也换掉了老旧的平房,住上了宽敞的楼房,我也顺利的在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正如一句名言所说,“上帝关闭了一扇门的同时,必然会打开一扇窗户”。改革开放,给我们家带来了质的转变,也许没有改革开放,父母会以一个普通的工人身份平安的退休,在小房子里养老,出国留学对于我来说,也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曾经创造了辉煌历史的鞍钢,跨越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难关、跨过“九五”期间的艰辛,艰难起航。她奋起急追,再一次在东北的大地上崛起,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创造性地走出了一条“高起点、少投入、快产出、高效益”的技改之路,使企业“旧貌换新颜”。

改革开放也给老“摩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随着鞍钢生产的变化,以及工业街附近一些企业的关停,每天乘坐老“摩电”上下班的职工人数锐减。到了2000年,站前至长甸的老“摩电”取消后,每天的载客量也一下子降到5000人次左右,仅是过去的一个零头。再后来,20034261820分,伴随着最后一班记载着鞍钢繁荣历史的老“摩电”徐徐启动,鞍山市有轨电车时代彻底落下了帷幕,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的老“摩电”,退休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增加的一条条公交线路、舒适宽敞的无人售票公共汽车,越来越多的家庭有了私家小轿车。载着历史的风雨,伴随着我和小伙伴长大的老“摩电”,在人们的视线中渐行渐远,可能已经被大部分人所遗忘了。

2013年,鞍山市博物馆正门附近停放了一辆老“摩电”供市民观赏。昔日的小伙伴们,如今都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去看望了这位陪伴我们度过青葱岁月的老朋友。起始于1955年的老摩电,服务了鞍山人民几乎半个世纪,它在社会的前进中完成了它的使命,而永远的留在了我们这代人的心里。昔日的鞍钢,设备陈旧、工艺落后,厂区内烟雾笼罩,污染严重。如今的鞍钢,不仅有一条条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生产线和现代化的明亮厂房,而且天蓝水碧,草木青青,鸟语花香,已成为一个美丽的花园工厂。鞍山这座围绕着鞍钢建立起来的老工业城市,在改革开放的洗礼下,党和国家的领导下,重新焕发了青春,引进了一批国内外知名企业,已有88%的地方国有企业完成了转制任务,全面建设开放型地区经济,全市国民经济和社会事业步入加速发展的快车道。

鞍山的老“摩电”是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人,它见证了着鞍钢企业的转型,它的见证了鞍山经济的发展,它见证了我们这代人的成长。2018年,在改革开放政策的福泽之下,只要我们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继续发扬艰苦奋斗、敢闯敢干的精神,砥砺前行,一定能让中国经济实现更大发展、创造更大奇迹。

(民盟西城区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