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午生:培养校园非遗传承人提升劳动教育品质

2019年02月18日 10:48:50 发布者:北京民盟宣传部

 

2018年9月举办的“北京市首届中小学生技术创意设计——北京中轴线非遗元素手工表达”学生作品展示答辩现场

 

120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作为非遗保护的地方性法规,该条例的出台对于保护一些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意义很大,也使北京的“非遗进校园”有了法律支持。那么,北京非遗教育现状如何?还存在哪些突出问题?如何解决?就让我们来看一下来自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非遗教育研究中心的调研成果吧。  ——编者

为了解北京市开展非遗进校园情况,深入研究青少年非遗教育方法,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在北京市教育学会劳动技术教育研究会、北京学生活动管理中心的支持下,通过走访、座谈、问卷调查等方式对北京11个区700多所学校进行为期10个月的调研。期间,还邀请北京中轴线的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故宫)、景泰蓝制作技艺等23位非遗传承人进行座谈、研讨。

目前,北京市中小学“非遗进校园”成效明显,非遗教育日趋完善,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1.“非遗进校园”成效明显。调研中,我们看到已有剪纸技艺、京绣技艺、榫卯结构制作、烙画葫芦绘制技艺、风筝制作技艺、汉字书法、金石篆刻技艺、玉雕技艺、毛猴制作技艺、宫灯制作技艺等36种非遗技艺的项目课程,覆盖了北京中小学的课后三点半的社团课、劳技课以及高中的通用技术课、综合实践课、美术课、创客六类手工课堂,还有每学期的非遗技艺项目进校园的表演和体验。通过“非遗进校园”,使得学生们都有自己的相关作品,很多创作已经成为教室里、走廊里、校园里的教育风景线。

2.非遗教育得到高度重视。调研中,我们发现学校领导十分关注非遗教育,如北京丰台区东铁匠营第二小学的许芳校长带领美术课、德育课教师们去调研榫卯结构的京作硬木家具制作技艺和木雕技艺,去北京中轴线上天坛公园神乐署调研“中和韶乐”这项全国独一无二的非遗项目,把“中和韶乐”非遗作为手工课堂创作素材来源和灵感来源,应用《非遗面花》《吉祥图案》《汉字书法》三门社团课里的非遗技艺,设计研发“星光教育”品牌的面花教具———十二生肖“中和韶乐”的面花模具。再如北京小学通州分校的刘卫红校长已经开始推敲“一校一品”的非遗教育顶层设计思路,并要求所选非遗项目课程的学生,至少坚持不低于3年的专一学习。这些校级领导的重视,对校园非遗教育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3.非遗教育体系日渐完善。目前,已形成非遗传承人、专职和兼职并存的非遗师资团队。在中小学非遗项目教学中,呈现了非遗传承人授课、专业教师授课、教师兼职授课并存的现象。通过比较,我们认为非遗传承人擅长教授非遗项目作品制作方法,教师讲授非遗的文脉传承、器以载道、学科融合效果更优。如首师大附属丽泽中学的孙晨老师是海淀区毛猴制作技艺的非遗传承人,东城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中王泽旭校长是东城区传拓非遗技艺传承人,首师大附中万璐璐老师课余时间跟随烙画葫芦非遗传承人研习技艺。同时,我们也了解到,北京市46所中职(开始服务于各区域的中小学非遗项目手工课堂教学)、24所高职、47所本科陆续开设了非遗传承人工作室,传授学生非遗技艺课程的同时,也为学校培育非遗项目教学技能人才和骨干教师。

4.非遗教育各具特色。在调研的学校中,至少有60%的学校已经研发并应用非遗教育的纸质校本教材、视频课程了,这些纸质校本教材和视频课程凸显了每个学校非遗教育的“一校一品”特色。

5.非遗教育成果初具影响。调研中发现,每位参与问答式、座谈式的老师和学生都提及学生作品的公众展示效果,包含在校园环境里的展览展示、在比赛里的展览展示都能激发学生非遗技艺的学习兴趣。

6.非遗教育学科融合有所探索。通过调研,我们了解到30%以上的学校已经开始立足语文课、美术课等学科来阐释非遗项目课程里的知识点,进行器以载道的哲理教育。不少学校非遗教育的研究和应用领域已经上升为基于劳技课、通用技术课上的非遗技艺融合语文、数学、美术、音乐、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科技、综合实践、创客等跨学科应用的层面。

同时,在调研中我们也看到中小学校非遗教育还存在不少问题。如,非遗教育相关概念模糊,导致很多人没有清晰地认识到非遗传承教育的重要性;缺乏非遗教育的顶层设计;非遗教育资源严重缺乏,缺真正的非遗传承人、缺非遗教育带头人、缺师资、师资缺专业化定期培养,导致非遗教育覆盖面小、深度不够、连贯性不强;教材缺乏,手工艺人或非遗传承人无法承担校本教材和课程研发;师生作品呈现的多为非遗产品的工序流程,少文化、缺设计、无应用;非遗手工课堂学生兴趣产生很快,但兴趣消失也很快。

为此,建议:

1.顶层设计,有效推进非遗教育工作的开展。

建议以刚刚通过的《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为契机,政府文化、教育等有关主管部门,加强协同和联动,结合非遗教育工作的实际,研究制定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传播相关政策,明确职责和任务,推进“非遗进校园”有序、有效发展。

2.科学规划,积极推动校园非遗传承人培养工程。

非遗教育传播的关键环节是基层相关课后三点半的社团课老师、劳技课老师、通用技术课老师、综合实践课老师、美术课老师、创客老师。非遗教育传播的目的不仅仅是让学生了解、体验相关非遗技艺,更多的是要有效提高学生的观察和理解能力、激发学生的合作和创造能力、培养学生的情感(学生与学生、老师、家庭成员、城市、国家)和道德规范、增强学生的探究和生活能力、塑造学生的职业素养和精神。而这样的综合能力通过手工课堂来逐年培育,非本校相关基层教师不可。

针对以上六类课堂的老师,应及早设计出台相关的激励机制,启动“校园非遗传承人培养工程”,实施非遗传承人+老师+学生的非遗教育师承谱系模式。非遗传承人收老师为徒,让老师成为校园里的非遗传承人而非学生。老师拜师出徒后,及时在所在区申报非遗传承人资质,做非遗教育的“双师型”骨干教师,增强学校优秀传统文化育人的师资实力。

同时,激励广大手工课教师汲取非遗传承人智慧,研发适合本校的校本教材、校本课程、智慧教具。逐步改善非遗项目课程相关的教学场地、设备、工具、材料。由此,形成一批非遗项目课程特色校,让学生们在中小学阶段就能在非遗项目课程领域成为小能手,积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3.创新引领,探索试点非遗教育研学基地。

组织相关研究机构和各方面专家,研究、探讨将北京市现有古都文化、京味文化的老字号传统技艺、传统工艺、传统表演艺术等非遗项目进行教育游学规划,对于合适的非遗项目传承点可挂牌示范,为北京市幼儿园、中小学、高校师生提高观察和理解能力、提供创作素材和灵感来源。同时,向社会普及非遗教育,传播非遗理念。

4.统筹安排,加快建立非遗教育数据资源库。

建议由相关主管部门建设统一的非遗教育平台,整合现有各类非遗教育数据资源库,实现资源共享。同时,指导开展非遗教育的学校,及时把师生作品及作品背后的设计故事录入数据库,作为每个学期非遗教育研究的依据,也是积累非遗教育的基础素材、数据资源,为学校优秀传统文化特色教育做好支撑服务。

5.政策引导,不断完善非遗教育扶持力度。

建议加强深入研究非遗教育面临的新趋势、新任务、新问题,不断完善现有的政策支撑体系。特别是,相关部门能够切实解决非遗教育传播所涉及的合理的支出,提供一定额度的支持,保障非遗教育传播,

(作者系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职教专委会非遗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民盟北京市委职业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北京丰台区职教集团非遗与设计学院院长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9218